首頁 > 軍事觀察 > 正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高元首疫情后首次到訪,中東要開啟新棋局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月24日開啟的俄烏戰爭,美俄歐三方在烏克蘭對峙,這會是一個僵局,即便是明年的時候,俄烏雙方經由談判達成了協議,那也只是減少對峙的力度,但三方的僵局短期之內不會改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為,三方對峙的結果,從一開始就難以出現一面倒的局面。因此,有很大的可能,大家暫時妥協。如果無法暫時妥協,那就繼續耗下去,對峙下去。但是俄烏戰爭的影響太大了,會波及許多國家,許多的層面,也會在某種程度上改變大國格局。因此,俄烏戰爭的影響和結果,需要看其戰爭的外溢效應,看如何外溢到其他的地區,其他的國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種外溢效應除了之前提過的加速去美元化的進程,全球兩油體系和兩氣體系之外,還會擴及地緣政治的層面。今天我們重點就是中東地區與阿拉伯國家。據消息,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宣布,應沙特國王薩勒曼邀請,中國領導人將于12月7日至10日,赴沙特利雅得出席首屆中國—阿拉伯國家峰會、中國—海灣阿拉伯國家合作委員會峰會,并對沙特進行國事訪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簡單說,這四天的訪問行程,將涵蓋中阿峰會、中海峰會,以及對沙特進行國事訪問。這些一連串的盛大峰會,最后的壓軸就是對沙特的國事訪問。現在外界關切的是,中國領導人在沙特進行國事訪問的時候,雙方會不會達成協議,沙特對中國的石油出口將以人民幣來結算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將是全球矚目的重大地緣政治新聞。對照五個月前,美國總統拜登于七月訪問沙特阿拉伯,當時拜登的主要目的是,希望沙特能夠配合美國的政策,帶領石油輸出國家組織OPEC+ 增產石油,借以降低通貨膨脹。不過,沙特不給面子,非但不理會拜登的要求,10月的時候還宣布,OPEC+將于11月開始,每日減產200萬桶石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這次中國領導人的訪問,能夠和沙特達成石油出口以人民幣結算的協議,無疑的,這對全球地緣政治與大國格局會產生重大影響。中國領導人的訪問還沒有結束,中沙兩國能不能簽訂以人民幣來結算雙方的石油貿易,也還是個未知數。然而,中國與阿拉伯國家,或是海灣國家在其他方面的合作,有些已經可以確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家都在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腾讯2分彩